中文   英文  
   
 
 
   

 

央行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点评:存准下调难解经济尴尬局面
 

    存准下调或仅为对冲“热钱”流出
    根据央行最近半年内的表态,调整存款准备金率的主要目的是对冲外汇占款的变动,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方向上的变化,我们认为本次存准率下调就是这一理念的体现,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马上会转向更大力度的宽松。尽管财政存款由于季节性因素出现了增加,但4月份M2增量为-5966亿元,相对去年同期的-746亿元大幅下降5219亿元,其中M1增量比去年同期下降3510亿至-2998亿元,如此大规模的下降自然与“热钱”流出有关,只是由于近期中国的需求放缓,外汇占款的下降并没有导致货币市场利率的上升,但央行不能忽视这种变化,主要原因是:中国经济放缓可能仍会持续,“热钱”流出的影响仍将持续;下调存准率也为应对后期经济继续下滑、从而扩大货币政策宽松空间创造条件。
    中国经济已经陷入进退维谷的尴尬局面
    虽然中国经济正在经历下滑,但政策宽松的空间并不大,主要的原因如下:
    虽然4月新增信贷额相对3月份大幅下降,但贷款结构基本没有变化,中长期贷款仍然明显偏低,这说明实体经济对信贷的需求在下降。若要避免经济继续下滑,必须增加政府消费和投资,这又回到2009年的老路上来,而通胀风险是无法回避的障碍。
    4月食品价格涨幅相对上月有所下降,但菜价同比继续大幅上升,涨幅已接近2010年底的水平,水产品价格也在继续上升。更令人担忧的是,虽然猪肉价格同比仍在继续下降,但同比增速正在接近本轮价格下降的低点,未来通胀不容乐观。通胀压力的存在将会压缩货币政策的宽松空间,刚刚公布的一季度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也提示了通货膨胀重新回升的风险,货币政策主动宽松的空间不大。
    更大的障碍来自本轮房地产调控政策的本质性缺陷。目前的调控框架无法实现既定的调控目标,即房价下降和房屋供给增长,房屋去库存的唯一结果就是房价的重新回升(目前房价环比回升的城市正在增加),“量升价稳(跌)”的平衡无法继续维持,房地产市场的参与者——购房者和开发商对未来都无法产生确定性预期,这导致的结果是:一线城市一手房成交开始萎缩,而开发商也持续降低开发活动,这是目前房地产投资快速萎缩的主要原因。因此,房地产调控政策无法避免进一步的调整,以促使供需恢复平衡的良性市场环境的形成,而我们认为这种调整是更深层次的变革。在此之前,房地产投资持续回落的态势难以改变。
    中国经济脱离尴尬局面或需要更大力度的改革
    若要摆脱目前的尴尬局面,除了上面已经提及的房地产调控的变革意外,中国还需要做出更大力度的改革动作,即放松政府对经济的干预,释放私营部门的活力,提高全要素生产率,美国上世纪80至90年代的经济改革为我们提供了有益的借鉴,改革的主要方式包括:
    降低政府对经济的直接干预,即减少政府支出,降低对私营部门的挤出效应;
    放松行业管制,解开限制各行业发展的枷锁,制定政策鼓励私营部门的研发支出;
    放松金融管制,特别是放松对银行的偏爱,促进利率市场化,培育直接融资市场,让市场配置资源;
    降低税率,提高企业的盈利能力。
    具体内容敬请留意我们近期即将发布的专题报告!

  area rugs led light led灯 siemens p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