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英文  
   
 
 
   

 

电煤价格并轨年内难推出 并轨可消除中间商利益黑洞
 
  并轨可消除煤电中间商利益黑洞
  有电监会人士表示,电煤并轨需要相关配套措施,目前看补贴更有可能,现在市场很难放开,煤电联动难实现
  编者按:近日,关于电煤价格将要并轨的“断定”不少,先是有媒体报道管理层已经在商议此事,很快将推出,之后又有煤炭订货会或将取消的消息传出。电煤价格并轨是不是已经到了瓜熟蒂落的阶段?电煤价格并轨究竟何时推出?这对煤炭企业意味着什么?对电力行业又意味着什么?本报今日聚焦电煤价格并轨,希望给予解答。
  电煤价格并轨、煤电联动,已经成为近几年业界和媒体绕不过的话题,年年都在说,只不过距离真正实行似乎还有一段路要走。
  针对电煤价格并轨年内能否实行一事,一位五大电力集团内部高层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也很关心电煤价格并轨,但目前没有得到来自政府部门的权威消息。我们就此还询问过中电联等机构,但他们也没有收到来自发改委的确切消息。距离年底已经不到两个月,电煤价格并轨年内实行不大可能,也不会这么快”。
  “目前也没有听到相关消息,也没有会议与之有关。不过市场的走向应该是这样的,电煤价格并轨完全有可能,但时间说不好。”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家电监会人士同样表示,没有得到关于电煤价格并轨实行的具体时间安排。
  “从国家能源电力改革的力度和方向来看,今年实行电煤价格并轨的可能性不大,相关配套措施尚未健全,有关部门不太可能轻易推出电煤价格并轨方案。”业内分析人士也如此告诉记者。
  年内电煤价格并轨难实现
  近几日,虽然关于电煤价格并轨的呼声很大,先是有媒体报道发改委已经在商议此事,再有煤炭订货会或将取消的消息,但是,真正对电煤价格并轨有决策权的机构,像发改委等并没有对此发布任何确切消息。一时间,关于电煤价格并轨是否已经列入政府议程,年内到底能否实现就成为业界最为关注的话题。
  “到目前为止,公司也没有收到来自政府的官方权威消息,也是通过新闻媒体的报道看到的。其实,不管发改委目前有无考虑电煤价格并轨一事,即使已经在征求意见,年内推出的可能性也不大。一个政策的推出实施需要一定的准备时间,现在都快到年底了,太仓促了。”上述五大电力集团之一内部高层人士如此分析。
  不仅是电力企业这样认为,业内分析人士也持同样观点,虽然实行电煤价格并轨正当时,但多数人不认为年内能实现。“目前实行电煤价格并轨虽不是最佳时机,却一定是试行电煤价格并轨的良机。从国家能源电力改革的力度和方向来看,今年实行电煤价格并轨的可能性不大。”中投顾问能源行业研究员宛学智向记者表示。
  目前,市场煤价和重点合同煤价已经很接近了,业界对这个时机已经有共识。“只是,电煤价格并轨提出来不是一天两天了,现在的状况是,该说的话,该有的解决办法已经说清楚了,是否能够真正实施是个问题,光有中电联的推动不够,还要看能源局和发改委的动作。”能源研究专家林伯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提出了对电煤价格并轨年内实现的质疑。
  其实,林伯强提到的中电联对电煤价格并轨一事的推动源于一份报告。前几日,中电联发布《2012年前三季度全国电力供需形势及全年分析预测报告》,其中提到,电煤价格并轨是深化电力市场化改革的重要内容,应首先建立完善市场化机制,在此基础上推进电煤价格并轨。
  这一份报告也引发了市场关于电煤价格并轨的热议,“中电联的报告电企都很关注,关于电煤价格并轨,中电联的态度也很明确。”上述五大电力集团之一内部人士如此表示,但是,电煤价格并轨最终拍板的还是发改委。
  不过,从目前种种迹象看,电煤价格并轨年内或难以实现。
  需财政注入或煤电联动配套
  电煤价格并轨,煤炭价格的波动不可避免,波动肯定会导致一方受损,一方受益,如何协调煤炭企业、电力企业的利益?
  众所周知,近几年随着煤价近乎直线的上涨,电力企业亏损额度不断加大,行业资产负债率长期居高不下,尤其是2011年,五大电力集团发电业务集体亏损,如果实行电煤价格并轨,煤价没有下降反而上涨,对于已经陷入亏损的火电企业来说,不亚于雪上加霜。
  “电煤价格并轨的话,超过一定的价格,国家就应该给受损一方一些补贴。”一位不愿具名的国家电监会人士告诉记者,以前是市场煤计划电,或是半计划煤半计划电,煤电市场最应该的就是全面市场化,市场发展的方向是必要的,煤炭市场放开后,电价也需要放开,应该两边同时放开。煤价涨,传导电价也跟着涨。
  市场是个体系,要保持一个系统,国家要出政策,电煤价格并轨方向是对的,但不能是单单针对哪个局部。“考虑到有一个好的传导机制就需要有一个好的模式,应该是一个系统的市场,不是某一段的,煤电联动很有必要。”上述人士强调。
  电煤价格并轨是煤电市场改革的第一步,也是煤电联动的基础。煤炭市场化是电力市场化的重要保障,其关系必须“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不过煤电联动的实现还需打破国内大型煤企、电企对煤炭市场、电力市场的垄断,这一工作非短期内就能有所成效。”宛学智坦承。
  在现有的实际情况下,财政补贴和煤电联动哪个更容易实现?“煤电联动更好,补贴也行。目前看,补贴更有可能,现在的市场很难放开,煤电联动比补贴麻烦很多,电力体制改革很复杂,短期内很难办到。”
  其实,在中电联的报告中,已经提到了相关内容。实行电煤价格并轨,需要相关措施的辅助,重要的就是要妥善解决好并轨过程中发电企业增加发电成本的补偿问题。
  同时,通过财政注入资本金解决发电企业的历史欠账问题,降低企业资产负债率,提高企业可持续发展能力,并且要解决好局部地区性问题。如,“三北地区”供热机组重点合同电煤比重较高,煤热价格目前已倒挂,电煤价格并轨后将进一步增加企业的经营压力。
  比起重点合同煤政策,上述电监会人士认为,电力企业更希望得到来自于国家的补贴。“重点合同煤的订购还需要协商,即使价格定了也不见得能实施,煤炭企业还要附加条件,比较麻烦,多了很多事,还是补贴好。”
  并轨可部分减少煤、电企腐败
  一直以来,在煤炭采购的过程中,围绕在煤炭企业、电力企业之间的利益猫腻,已经成为这个行业公开的秘密。也正是因为有了重点合同煤的存在,才使得这样不正当的交易有了生存的土壤。若电煤价格并轨,重点合同煤不存在了,这样存在于二者之间的腐败现象也会有所减弱。
  “腐败交易是制约合同煤市场健康发展的重要因素,也是煤炭市场长期存在的顽疾。电煤价格并轨若能有效实施,煤炭企业和电力企业之间将不存在合同关系约束,二者均可通过煤炭市场自行决定煤炭买卖,腐败交易有望部分得到消除。”宛学智如此表示。
  当然,单靠电煤价格并轨并不可能完全消除中间的不正当交易。“电煤价格并轨去掉了大部分中间煤电存在的腐败土壤,把这个市场的原有机制重整了,会改善很多。”上述电监会人士告诉记者。
  中电联也对这个问题有表述,提出要加快推进流通领域体制改革,减少中间环节,取缔不合理的中间环节收费。

  area rugs led light led灯 siemens p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