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英文  
   
 
 
   

 

14上市公司半年信托融资89亿 成本冰火两重天
 
  钱荒并非旦夕之间出现的,由于地方融资平台、大的投资工程等强势部门对信贷的虹吸,中小企业和敏感行业如房地产早就触摸不到银行的雨露。结构化的钱荒早已经持续数年,因此,这些年信托的生意红红火火。在信托业的生意中,少不了上市公司的帮衬。信托既为上市公司吸纳资金,也为上市公司提供投资机会。在信托这条资金通道上,有多少上市公司身影?
  6月19日,华融国际信托向投资者推介了一款名为“广东宜华地产(4.88,-0.13,-2.59%)信托贷款集合信托计划(第一期)D类”的产品,信托期限2年,预期年化收益率分为7.5%、7.7%及向定向机构发行的收益率,推介期一个月。
  如果宜华地产(000150.SZ)不是上市公司,其融资成本就难以为外人所知。
  6月6日,宜华地产公告了关于子公司广东宜华房地产开发公司(下称“宜华房产”)信托贷款的进展情况,《信托贷款合同》也被部分披露:贷款金额不超过3亿元,贷款期限24个月,成本不超过14%/年,资金用途是宜华房地产公司开发项目的工程建设。
  经过比对,华融国际信托的“广东宜华地产信托贷款集合信托计划”和宜华地产公告的资金用途和抵押物均相同,两者所说的是同一个产品。
  也就是说,宜华地产从华融国际信托的融资成本是14%,而花融国际信托给投资者的收益率是7.5%、7.7%或稍高一点。因此,中间有超过6%的利差被中融国际信托、银行等机构吃掉。
  “这个14%,里面要看信托报酬是多少,一般这么低的收益率是在银行发,所以这里面收费的不仅仅是信托。”一位信托人士分析称。
  宜华地产的融资成本在今年的上市公司信托贷款里算是最高的一个,但在上市公司所有的信托融资方式里并不是最高。
  据本报记者统计,年初至今,共有14家上市公司通过信托贷款、股权信托融资、应收债权转让及回购、信托收益权转让与回购、股权转让与回购等方式从信托公司融资,合计融资额89亿元,融资成本集中在6%-15%之间,成本差异非常大,部分合作也暴露出不小的风控问题。
  信托融资达89亿元
  梳理发现,通过信托贷款、股权信托融资、应收债权转让及回购等等高融资成本的方式从信托公司融资的上市公司均是清一色的房企,融资总额达89亿元,资金主要投向也是房地产项目。
  其中,有7家上市房企通过信托贷款方式融得33.5亿元,分别为东湖高新(4.99,-0.19,-3.67%)1亿元、阳光城(11.43,0.41,3.72%)8亿元、金科股份(11.52,0.28,2.49%)9.5亿元等,抵押物多是在建工程和土地使用权,年利率主要集中在6%-14%。
  “这也是信托公司比较喜欢的质押物,即使违约了,还有土地和工程可以拍卖。”一位信托研究人士指出。
  除了直接从信托公司贷款,上市公司也尽可能利用别的资源去找信托公司包装、融资。今年上半年,有7家上市公司通过股权信托融资、应收债权转让及回购、信托收益权转让与回购、股权转让与回购等方式从信托公司融资,合计融资额达50.5亿元,融资成本主要集中在7.38%-15%。
  其中,栖霞建设(3.31,-0.01,-0.30%)委托中国对外经济贸易信托发行西花岗幸福城保障房项目委托代建合同收款权收益权信托计划,计划融资8亿元,融资成本7.38%/年;中南建设(9.51,0.11,1.17%)与北方国际(7.11,-0.08,-1.11%)信托签订《应收款项收益权转让合同》,由北方国际信托成立单一信托计划,募集3.5亿元,年利率支付资金占用费为9.1%等。
  “我们在跟信托公司合作前,也跟银行细谈过,希望能从银行贷款。”宜华地产一位人士透露,但是一方面银行资金现在也很紧张,另外就是对项目卡得太死,比如需要项目已经投入25%自有资金、多种证已经办理完毕等。
  虽然信托公司的融资门槛没银行那么高,但是信托公司因高成本仍然只能是一个辅助通道,上半年也仅有14家上市公司求助信托融资。
  “目前,我们满足银行条件的就尽量从银行贷款,而还没开工的、不满足条件的就只好从信托融资了。”上述宜华地产人士坦承。
  信托融资成本最高达15%
  上市公司从信托的融资成本有多高?这个数额对大多数人来讲,只是一个区间概念。
  如果不是上市公司从信托融资并信批,融资成本仍然是仅限于当事方的一个隐秘数据。
  “广东宜华地产信托贷款集合信托计划(第一期)D类”的融资成本为14%,但是上述宜华地产人士称,这个成本并不高。
  据记者统计,今年上半年,上市公司融资成本最高的当属名流置业(1.72,-0.01,-0.58%)以全资子公司名流置业武汉公司(下称“名流武汉”)为主体,2月与四川信托共同发行了“川信-名流置业武汉公司股权投资集合信托计划”,信托总额为12亿元,由四川信托分期募集,资金用于推进“名流公馆-印象”项目的开发建设,综合成本为15%/年。
  据介绍,“川信-名流置业武汉公司股权投资集合信托计划”给投资者的预期收益率就达到了9.5%、10%和10.5%三档,收益率远高于“广东宜华地产信托贷款集合信托计划(第一期)D类”。
  “川信-名流置业武汉公司股权投资集合信托计划”产品介绍称,目前已经基本完成一级土地整理,预计2013年一季度获得土地证。
  “目前‘名流公馆-印象’项目在汉阳已经开工了,各种证也办得差不多了。”名流置业董秘办一位工作人员表示。
  除了名流置业和宜华地产,融资成本超过10%的还有金科股份控股子公司金科百俊房地产公司,其向中铁信托借款4.5亿元,用于“金科·中央公园城”等项目开发建设,资金占用费为10.7%;另外,新华联(4.77,0.03,0.63%)及其子公司与新华信托签订了“新华联恒业应收债权投资集合信托”,将他们的应收债权以4.5亿元的价格转让给了新华信托,年利率为12.7%。
  根据产品介绍,“新华联恒业应收债权投资集合信托计划”的预期年收益率为8.5%和9.5%,因此中间有逾3个点的利差被信托、银行等截留。
  另外,金科股份控股子公司重庆市博展房地产公司与安信信托(12.23,-0.05,-0.41%)签订了信托贷款合同,贷款金额为5亿元,综合融资成本10%。截至今年2月份,其信托融资余额高达39.44亿元。
  “融资成本的高低要看定价权在谁手上。房地产企业的排名、品牌及自身的资源不一样,就会有差别的定价。”北京某信托人士指出。
  上半年,阳光城分别从厦门国际信托和中融国际信托均贷款4亿元,前者的年利率为不超过6.35%,后者的年利率为不超过8.5%。
  成本分化
  信托融资的高成本观念或许会被一些“异类”打破。
  统计发现,一般上市房企从信托公司融资的成本在10%左右,而有些上市公司的贷款利率仅有6%左右。
  在上述14家从信托公司融资的上市房企里,贷款利率最低的是东湖高新。其与西藏信托签订了信托贷款合同,贷款金额为1亿元,期限12个月,贷款利率为固定利率6%/年,这一数字正跟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相同,即使是从银行贷款,也大部分会向上浮动。
  其次是阳光城控股子公司福建汇泰房地产开发公司,其与厦门国际信托签署了借款合同,借款金额4亿元,期限24个月,年利率竟不超过6.35%。
  再有黑牡丹(4.67,0.03,0.65%),其向兴业信托申请贷款金额不超过10亿元,分两期进行,单期均为5亿元,第一期贷款年利率为6.6%,第二期的年利率为7%,并且这么高的贷款金额却没有担保措施。
  “这是信托公司的风控问题了,贷款合同里应该会有详细约定,一个这样规模的贷款 不可能没有任何风控的。”一位信托业人士内表示。
  但是在黑牡丹的公告里,担保措施写的是“无担保”。
  “公司公告就是合同的内容,至于为什么这么低我们也不清楚。”黑牡丹董秘办一位人士表示。
  “他们公布的利率应该不包括其它的成本费用,只是贷款利率。”上述宜华地产人士认为。
  “很有可能是通过委托贷款方式进行。银行信贷额度不够或达不到银行信贷要求,而通过信托资金委托贷款。”上述信托业内人士表示。

  area rugs led light led灯 siemens p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