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英文  
   
 
 
   

 

电商巨富贝索斯收购华盛顿邮报 百年老报易主
 
  作为美国最负盛名的报纸之一,《华盛顿邮报》曾在美国历史上多次扮演决定性角色,但在网络新闻时代却举步艰难。腰缠万贯的数字企业家、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首度进军纸媒行业,是否有可能为《华盛顿邮报》及美国报纸行业带来变革?
  邮报母公司出售报纸业务
  8月4日下午,《华盛顿邮报》公司董事长兼总裁唐纳德?格雷厄姆突然召集所有员工开会,宣布《华盛顿邮报》将被亚马逊公司创始人杰夫?贝索斯以2.5亿美元收购,震惊全场。
  次日,该公司发表公开声明称,除《华盛顿邮报》总部大楼、网络杂志《纪事》和《外交政策》双月刊及卡普兰教育集团外,贝索斯以个人名义收购了包括《华盛顿邮报》在内的报纸发行业务,亚马逊公司并不参与其中。
  目前,邮报公司旗下拥有报纸、杂志、教育服务、电视台、有线电视、电子媒体和健康保险公司等,员工近两万名,最赚钱的要数卡普兰教育服务(Kaplan)。
  由于《华盛顿邮报》是上市公司,收购需要根据美国相关的证券交易法律进行。因为《华盛顿邮报》所有人格雷厄姆家族已经与贝索斯就收购事宜达成协议,剩下的只需要进行股权转让即可,通过股权的转让从而实现邮报所有权的转移。
  由于交易双方及中介机构对此项目都有保密义务,都无权公开过程的细节,更无权公开收购文件中的细节。因此双方的邮报股权转移协议处于保密状态,没有更多的细节披露。
  此次收购完成后,以私人名义收购《华盛顿邮报》的贝索斯将成为该报的唯一所有人。不过,该报目前的新闻业务领导团队仍将基本保留。在剥离了报纸这一块占比已非常小的业务后,《华盛顿邮报》公司仍将保持其公开上市身份,但集团业务重心将放在教育和电视领域,交易完成后,《华盛顿邮报》公司将易名,但眼下尚未确定新名字。公司预计,整个收购过程将耗时6个月。《华盛顿邮报》公司将以全新的企业名称上市,继续作为一家上市公司来经营公司其他业务。
  作为此次收购交易的一部分,贝索斯还将承接《华盛顿邮报》目前的员工养老金支付义务。包括《华盛顿邮报》发行人韦茅斯在内的所有报纸主管都将继续留任,也不会对该报旗下2000余名员工进行裁员。
  收购消息传出后,外界一片哗然。一个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商网站创始人,一个是家族掌控的百年名报,贝索斯似乎与传统新闻业并无关联。美国媒体观察人士称,这一交易标志报纸首次被“数字时代的原住民”收购,而非被在纸媒行业闯荡已久的媒体人收购。
  格雷厄姆则对这次新老交替充满信心,他认为贝索斯在技术和商业上的才华毋庸置疑,而且拥有长期投资眼光和个人声誉,是“独一无二的好东家”。
  贝索斯仍将常驻西雅图。他没有经营报纸的经验,但他向《华盛顿邮报》员工保证,他不会干预报纸的日常运作和发展方向。《华盛顿邮报》的管理层已同意留任。
  贝索斯说:“《华盛顿邮报》的价值取向不会改变。这份报纸依然要为读者负责,而不是为所有者的私人利益负责。”不过,他承认变化是必要的。
  在人们猜想贝索斯将如何运用他在经营亚马逊的创新力和成功经验来拯救《华盛顿邮报》的同时,也不断寻求他为什么收购这一传统报业的原因。
  福雷斯特研究公司分析师苏珊?比德尔(Susan Bidel)说,贝索斯在《华盛顿邮报》的作为肯定会受到他在亚马逊获得的经验的影响,他也被誉为传统商业模式的破坏者,“如果时下有一种传统业务,那就是报业”。
  纸媒衰落是福是祸?
  这场“另类”的收购结束了格雷厄姆家族对《华盛顿邮报》长达80年的控股时代。
  创建于1877年的《华盛顿邮报》是美国最负盛名的报纸之一。华尔街富豪迈耶在美国“大萧条”时期收购破产的《华盛顿邮报》,成为这一报业帝国的创始人;他的女儿凯瑟琳?格雷厄姆在“水门”事件期间捍卫了《华盛顿邮报》;他的孙子唐?格雷厄姆担任华盛顿邮报公司董事长;而贝索斯表示,他将让第四代出版人凯瑟琳?韦茅斯留任。
  格雷厄姆家族曾誓言绝不会出售这份报纸,但连续7年的收入下滑让这一家族不得不寻求买家。今年上半年,《华盛顿邮报》净亏损5000万美元,较去年同期3300万美元的亏损额进一步扩大,而发行量则下降了7%,目前不足50万份。
  格雷厄姆表示,他和家族成员提醒自己,“应该考虑《华盛顿邮报》的利益,而不是家族的利益”,并希望《华盛顿邮报》“不仅仅是存活下去”。
  贝索斯想要做到的也不仅仅是存活下去而已。他不是近年唯一投资纸媒、并坚信可以获得回报的投资者。鲁珀特?默多克是长期投资纸媒的大亨,“股神”沃伦?巴菲特在去年购买了63家报纸。
  随着近年数字化时代的兴起,纸媒的读者数量、广告收入不断下降,处境艰难。富豪收购纸媒逐渐成为美国报业发展的一种趋势。
  过去20年掌控纸媒的各大家族频频出售他们在报业的股份。就在《华盛顿邮报》被收购前几日,已有141年历史、曾经拿下21项普利策奖的《波士顿环球报》以7000万美元贱卖给波士顿红袜队老板约翰?亨利。如火如荼的收购,表明美国报业正面临史无前例的挑战。
  纸媒蜕变路在何方?
  数字化时代已经改变了消费者阅读方式和理念。据美国报业协会数据,2007年至2012年间纸质报纸的广告收入下滑了55%。一些报纸被迫削减成本,有些甚至申请破产。《纽约时报》评述称,报业发行量、广告数量和从业人员数量不断减少,而且势头愈演愈烈,是上世纪30年代美国经济大萧条以来报业面临的最大危机。
  既然报纸行业经营如此艰难,为何贝索斯愿意以高价收购《华盛顿邮报》?
  与《华盛顿邮报》悠久的历史相比,亚马逊存在不过短短18年。外界普遍认为,此番收购意在加强网站内容方面的整合。贝索斯在致该报员工的公开信中说,互联网正在改变新闻业务的几乎每一个元素,要走出一条新路,必须大胆尝试。
  贝索斯敢于“砸钱”,一方面是因为他不受传统媒体思维的束缚,更重要的是手中还握有比较强大的线上资源,可以通过各种资源的配给和互补,早日使这份历史悠久的报纸摆脱亏损。而另一方面,是想为亚马逊在新的市场中寻找更多的机会。
  北京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程曼丽认为,在传统媒体寻找生存空间的同时,亚马逊这样的新媒体企业同样需要突破瓶颈,找到新的销售和广告资源。而收购那些享有盛誉的传统媒体,吸纳高质量的信息产品,无疑会使内容生产和售卖获得更好的效益。
  就连被收购的《华盛顿邮报》的员工也对新东家充满期待,希望他能像成功售书一样,使报纸在网上实现华丽转身。如果这同样也是贝索斯的战略意图的话,那么《华盛顿邮报》必然会成为亚马逊这个互联网企业的有机组成部分,而不再是传统纸媒。
  由此可见,买进《华盛顿邮报》的贝索斯,他试图把传统纸媒打造或转化为互联网企业。这一事实说明,美国传统媒体已经发生质变,已与新媒体融为一体,并将努力实现渠道与内容的完美结合,为用户提供全新的体验。这或许就是传统媒体发展的出路与契机。
  在中国,电商巨头阿里巴巴[微博]集团与浙报集团等多家报纸开展了诸多合资或合作。独立IT评论人洪波说,百度[微博]去年一年的净利润达114.56亿元,超过全国纸媒的总和。中国的传统报业资产很多被低估,不能体现其市场价值。事实上,科技业是贬值最快的产业,但文化业保值能力非常强。
  《大西洋(6.53, -0.05, -0.76%)》月刊社长史密斯说:“印刷并没有死亡,但是数字优先战略可以打开拘泥于传统模式的纠结。”技术喜新厌旧,而新闻常新。理念更新换代,而价值不死。

  area rugs led light led灯 siemens p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