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英文  
   
 
 
   

 

华西村陷转型难题:家族治理模式受到质疑
 

  即便是耸立在中国最富裕的村庄——华西村,328米高的龙希国际大酒店仍然给人一种与周围环境格格不入的突兀感。摩天大楼通常出现在霓虹背景的都市,而不是被工厂、别墅包围的乡间。

  这或许是大楼建造者刻意营造的效果——戏剧性的选址以及夸张的造型可以吸引好奇的观光客,就像华西村在过去几十年里创造的集体经济“奇迹”一样,为其赢得无数掌声。

  然而,怀疑的声音也接踵而至。严厉的批评者相信,投资超过30亿元、在高度上寓意“与北京保持一致”(北京最高楼国贸三期的高度就是328米)的龙希大酒店过于浮夸,难以取得商业上的成功。类似的质疑之声从大楼建造之初便未曾停歇。

  质疑同时也指向华西村的经济社会发展模式,有论者认为华西村名为集体经济,实则日益具有家族垄断的色彩。而传统产业模式的日趋艰难,产业转型所遭遇的周折、困难和尴尬,也令人们重新思考,这个“天下第一村”的转型,是不是也急需顶层设计的支持。

  重化工低谷

  “华西建设这幢大楼,既是积极响应中央提出的‘城乡一体化’要求,也是自身转型发展的需要。”华西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吴协恩在给《第一财经日报》的书面回复中称。

  在对外宣传的材料中,华西村办集体企业——华西集团2012年收入达到524.5亿元,但这实际上是按税务口径统计的开票销售收入。按照企业会计准则编制的财务报表显示,华西集团2012年合并报表后的营业总收入只有276.7亿元,并且较2011年的308.4亿元出现约一成的下滑。

  钢铁板块疲软的表现,成为拖累华西集团整体业绩的直接原因。2012年,钢铁行业为华西集团带来276.3亿元的营业收入,同比减少53亿元;且连续两年营收仅与成本持平。

  据华西集团子公司——江阴华西钢铁有限公司董事长杨永昌回忆,华西钢铁最繁荣的时候是2005年到2007年。但2008年金融海啸后政府的刺激政策促使了钢铁行业盲目扩张。到2010年,全国钢铁生产总量已经出现偏高,国内钢材市场供大于求。产能过剩、价格疲软,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华西村钢铁产业亦陷入低谷。

  陷入困境的不仅是钢铁产业。华西集团旗下主业为化纤制造的华西股份(000936.SZ),今年上半年业绩也大幅度下滑,营收11.02亿元,同比减少22.88%,净利润为1521万元,同比下降82.04%。

  就像整个中国面临转型升级课题一样,在工业化的轨道上,依靠重化工、纺织业完成原始积累的华西村走到了十字路口,急需注入新的发展动力。

  转型周折

  为了扭转颓势,华西村向旅游、酒店等第三产业投入资源,试图改变自身的产业结构。然而,正如标志性的龙希大酒店出现客源危机所显示的,产业转型并不是一件靠金钱能轻易砸出来的事情。

  自龙希大酒店竣工以来,如何让酒店826间客房住进客人,成了令华西村管理者伤透脑筋的问题。
  根据华西村制定的收入分配原则,村民作为华西集团的原始股东,每年除工资奖金以及各项福利待遇外,还会根据持股数量获得一定的股息,通常以现金形式派发。

  但2012年,华西村按每股18%的息率派发股息时,其中只有6%以现金形式派发,其余12%被换成了等值的龙希大酒店消费券。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出龙希大酒店在经营方面遇到的困难——被视为转型标志的龙希大酒店,由于缺乏经济上的自生能力,不得不依赖村集体某种形式的补贴。

  而2011年华西村组建的中国首家村办通用航空公司——江苏华西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的两架直升机,本意是用来开发直升机观光,如今其业务范围则从旅游“拓展”至火灾救援、海上急救、商务运输,其中一架还被出租到了湖南,进行矿产资源探测。

  一个村的家天下?

  与产业转型同时考验华西村的,是其治理模式所受到的质疑。

  据华西村宣传材料描述,“老书记”吴仁宝育有四子一女,包括第三代、第四代,共有33人。其中,除吴协恩担任村党委书记、华西集团董事长外,华西村的多数产业由吴仁宝家族成员分管,其中长子吴协东主管建筑装潢,次子吴协德主管冶金,三子吴协平主管旅游,独女吴凤英则主管物流,而财务、酒店、海洋工程等产业或部门也都由吴仁宝家族成员担任管理要职。至于吴仁宝家族在华西村的持股比例,外界无从得知。

  此外,华西村的村民共富模式的受益面与公平性也受到一些人的质疑。华西村与周边村的土地收益争议就是一个例子。

  自2001年起,华西村周边13个行政村被并入华西,并入后更名为“华西一村”至“华西十三村”,统称“周边村”,整个华西的面积由0.96平方公里扩大到35平方公里,超过澳门。然而,在并村的过程中,华西村与周边村围绕土地的矛盾却持续迸发。

  华西村按照每年每亩1500元的标准(目前已提高到每年每亩2000元)向周边村支付土地流转的费用,除此以外,每年还向周边村村民分发一定的福利。

  但周边村村民无法像华西村村民一样获得华西集团的股份以及分红。让周边村村民感到不公平的是,华西村在流转获得的土地上建成工业厂房出租,一年的租金达到每亩8000元,土地收益大部分流入了华西村,并没有分到周边村村民手中。

  多元化战略能否成功;投资参股金融、仓储物流、远洋海工、农产品批发市场,发展旅游、酒店业能否形成可持续的产业;在转型过程中如何应对传统产业低谷和各方利益诉求所带来的压力?华西村的转型之路在某种意义上可以成为转型中国的一个样本。

  area rugs led light led灯 siemens pl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