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英文  
   
 
 
   

 

中国发展战略格局求变:向内使劲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喊了多年“九省通衢”的湖北,终于要迎来名至实归的时候了。

  本报记者获悉,随着今年年底从上海到成都客运专线的湖北利川段通车,整个贯通中国南北、东西高铁(京广高铁、沪蓉高铁)将在武汉交汇。至此,湖北首次将成为中国高铁大十字架的客运中心。届时,从重庆、上海、广州、北京前往武汉实现基本等距离。

  “沪蓉高速铁路的通车,是长江经济带陆路通道的开通。”10月16日,湖北社科院副院长秦尊文,谈起中国将产生全国第二大经济带并进而使得区域格局即将发生重大变化时说。

  他认为,下一步中国经济的重心正在逐步从沿海,转向长江流域和中部地区,这使得中部和长江上游地区经济地位在全国将上升。

  他这么说不无道理。

  10月10日以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以及交通部副部长翁孟勇带队的“依托长江建设中国经济新支撑带”国家部委联合调研组,已经到了江苏、湖北、湖南、重庆、云南等地,从交通、产业、城镇化、生态等6各方面进行调研,以便起草《依托长江建设中国经济新支撑带指导意见》。

  这也是中国上个世纪80年代实施改革开放,启动沿海开放政策,进而推动沿海经济特区、沿海开放城市,建立沿海经济率先发展带后,首次转向内地开始建设经济带。

  而随该经济支撑带的建设,中国区域发展格局将发生重大转变。受此影响,长江内地沿线省市经济位次将逐步提升。

  此前从上个世纪初一直到改革开放以来,中国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相比东部并不慢。比如1926年汉口作为直辖市,比上海还早,经济实力全国城市排名前2名之列。一直到改革开放初期的1984年,武汉工业总产值在全国城市排名第四。

  但是今天武汉经济实力不只是不如广州、北京、杭州,也不如非省会城市苏州和深圳。主要原因是,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国家启动了沿海开放战略,这使得沿海城市和省份经济总量迅速超过内地省份和城市。

  国家启动长江经济带规划,预备将长江流域开发作为新的经济发展战略格局,将使得包括湖北、湖南、四川、重庆等沿江内陆省市发展,找到新的动力。

  不过秦尊文也坦言,武汉和湖北未来在全国的位次会有所上升,但是,像武汉重回过去全国工业前两名,以及前4名的可能性不太大。

  发改委接手长江经济带开发

  此一时,彼一时。

  根据了解,今年9月23日国家发改委会同交通运输部在京召开《依托长江建设中国经济新支撑带指导意见》研究起草工作动员会议。

  在该会议上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认为,中国经济要保持长期稳定增长,必须“向内”使劲,当务之急就是要壮大能够支撑转型升级的长江经济带。

  从经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东、中、西部发展差距较大,加强长江经济带开发开放,是促进经济可持续发展的重要举措。

  从经济发展内在规律看,长江经济带资源富集,科技实力较强,产业基础较好,是产业转移的最佳承接地带。

  这是国家综合主管部门首次开始启动长江经济带的开发。但是,屈指算来,实施长江流域的经济开发,从部委而言,已经不是头一次了。

  在上个世纪80年代,除了多名学者提出开发长江,实施中国国土沿海、沿江的T型开发格局外,为此,长江沿线的城市甚至组织了长江沿岸中心城市经济协调会。

  江苏、浙江、安徽、江西、湖北、湖南、四川和上海、重庆7省2市的一些城市参加,这还包括一般认为不属于长江流域的宁波。最早的第一次会议,是1985年12月在重庆举行。

  而利益关系不大的部门——水利部长江委员会,则担任了长江沿线省份对于流域的开发的工作协调。长江委甚至成立了长江技术经济学会,专门研究长江经济等问题。

  作为副部级单位的长江委员会,甚至举办了数次长江论坛,水利部部长汪恕诚在2005年4月16日的首届长江论坛作为组委会名誉主席出席。此后长江论坛也举行了数次,其中生态、流域开发等问题被涉及,国家发改委、环保部等部门参加。

  此后则交通部参与进来。比如2006年11月交通部与长江沿线的苏、皖、赣、鄂、湘、川、滇、沪、渝七省二部共同签署了“十一五”时期长江黄金水道建设总体推进方案。今年9月14日,交通部再次与上述地区签署了《长江水运发展若干重点工作合力推进协议》,提出到2020年实现长江干线货运船舶平均吨位超过2000吨,水系超过1200吨。

  不过,交通部仍只是限于航运开发。只有今年9月23日国家发改委正式开始启动长江经济带的编制,长江沿线的实施整体经济开发才可能有实质性进展。华东师大长江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徐长乐等专家认为,毕竟发改委是综合部门,水利部和交通部难以从全局的角度考虑长江流域的经济问题。

  而过去多个部门饱为诟病的长江干道大型船只难以通行,三峡大坝通航能力严重不足,一直难以解决,也是因为水利部和交通部自身难以协调。“比如是否要拆除南京长江大桥,这些问题不由该单一主管部门提出来,地方会很不高兴。”一位知情人士说。

  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已经着手解决上述问题,这使得长江流域的开发,可能会与社会大众想象的不一样。

  不炸桥构建黄金水道?

  本报记者获悉,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在10月14日在长江航务局调研时,该局提出以提升通过能力为重点,以长江干线航道为主干通道、以沿江重要港口为枢纽,以现代服务和信息化为支撑,加快形成贯穿中国东中西部、辐射整个长江流域的综合运输体系的提法。

  目前长江干道的航运受到严重的制约。根据交通的说法,尽管长江沿线7省二市经济总量占全国经济总量的40%以上,外贸进出口额占31%;长江干线货物运量占全国内河货运量的60%,承担了沿江地区85%的煤炭、铁矿石以及中上游地区90%的外贸货运量。

  但是如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所说,长江水运基础设施历史欠账较多,制约了长江水运整体效能的发挥。 “沿江7省2市1000吨级以上航道里程仅占全部通航里程的7.2%,远低于美国密西西比河水系的66%。”

  比如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建设工程实施后,5万吨级的海轮可以直接达到南京,不像过去需要经过海轮转河轮的2-3次,甚至更多的周转。但是目前南京长江大桥由于净高不大,丰水期万吨级的货轮难以上行。

  目前安庆到南京长江主航道有6米,但是安庆到武汉只有4.5米,这样万吨货轮无法从南京达到武汉港口。此外,长江三峡大坝由于设计能力不足,主航道通行能力无法满足快速增长的沿江货运通道。

  因此尽管包括交通部长江航道局,以及湖北和武汉力推安庆到武汉的长江航道挖到6米,使得万吨货轮可以通行,但是南京长江大桥仍无法使得万吨货轮通过,是否需要拆除大桥,仍需要研究。

  不过,尽管此前包括重庆市市长黄奇帆,以及长江航运局前局长金义华就有炸掉该桥或解决该桥问题的建议,但记者获悉,目前在国家发改委调研以及相关研究中,暂时没有现在拆除南京长江大桥的说法。

  多名行业人士认为,目前国家提出长江经济带,并不是单纯的要向东往发展江海联运的出口经济,产品出口往西走也是一个新的路子。国家发改委综合运输研究所战略与规划室副主任罗萍指出,重庆电子产品往西走霍尔果斯到欧洲,现在湖北出口产品,也在要求这么走。

  她认为,解决好船的桅杆问题,万吨货轮也可以从长江南京段到达中游。至于三峡大坝,新的航道也在研究中。“但是现在更主要是强调综合运输的作用,长江经济带不是单纯强调河运 ,与公路、铁路等联合发挥作用,将是很重要的方面。”

  据悉,今年年底上海到成都客运专线开通后,明年沪昆高铁(上海到昆明)也将开通。此释放的常规铁路货运能力,将有利于长江沿线货物的运输能力提升。

  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徐宪平近期指出,交通是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要把多式联运作为重点,推动各种运输工具的无缝衔接。长江经济带上最重要的是产业转型升级的问题,因此在沿江综合交通运输体系的建设过程中,在投资结构、运输结构优化的过程中要充分考虑沿江产业结构的问题。

  按此看,长江经济带的建设,更多的是发挥水运、铁路、公路、航空综合联运的作用,进而向东向西推动推进产业带构建,以及产品出口。其中除了通过长江向海外出口外,向西沿欧亚大陆桥走新丝绸之路,则是一条新的路径。

  欢喜之忧:区域战略格局求变

  随着国家启动长江经济带的编制,原先主要依靠沿海开发的战略格局,将出现新增加沿江、沿边开发的新格局,其中沿江的开发力度最大。这使得过去占尽沿海发展优势的省市,在未来的政策倾斜中收益变小。

  根据国家发改委的界定,长江经济带是继中国沿海经济带之后,最具有竞争力、最具有活力的第二大经济带。

  根据发改委主任徐绍史的看法,其战略定位,一是依托长三角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成渝城市群,二是做大上海、武汉、重庆三大航运中心,三是推进长江中上游腹地开发,四是促进“两头”开发开放,即上海及中巴(巴基斯坦)、中印缅经济走廊。依托这4个定位,最终拓展中国经济发展空间,形成转型升级新的支撑带。

  决策层对此的想法是,中国开放发展走的是由沿海向内陆不断扩展延伸的路子,下一步特别要做好内陆开发开放这篇大文章,着力打造东北老工业基地、中西部沿长江区域、西南中南腹地三大新的经济支撑带是必然选择。

  另有说法是,9月21日国务院一位高层曾批示:“沿海、沿江先行开发,再向内陆地区梯度推进,这是区域经济发展的重要规律”,“依托长江这条横贯东西的黄金水道,带动中上游腹地发展,促进中西部地区有序承接沿海产业转移,打造中国经济新的支撑带”。

  而这使得长江沿线省份将得以有更大的发展机遇。其中湖北长江湖北段占长江干线总长的三分之一。2012年,湖北长江经济带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6114.33亿元,占全省的64%,在全省经济发展格局中举足轻重。

  而整个长江经济带七省二市(上海市、江苏省、安徽省、江西省、湖北省、湖南省、重庆市、四川省和云南省),土地面积占全国的15%,人口占38%,GDP占50%左右,届时将获得新的发展机会。

  该区域的开发,或将使得武汉、重庆,以及湖北经济地位快速提升;浙江由于被划出长江经济带,在此轮政策规划中,其政策支持力度可能受损;此外,过去依靠一所大桥锁住万吨货轮的南京,本次却被从长江4大航运中心的名单上删除。

  目前江苏拥有425公里的长江岸线和369公里的深水航道。其中南京以下为12.5米的深水航道,这样过去武汉等地河轮出口的货物,需要到上海洋山港转为海轮出口,可以直接在南京装船下海。南京称之为“江海联运”。

  为此,江苏省政府参事室主任宋林飞,曾在国家发改委调研期间指出,目前国家层面的提法是重点建设上海、重庆和武汉三个航运中心,江苏省应强烈要求把南京加进去。南京与上海、武汉、重庆同为长江流域四大中心城市,已成为辐射带动长江中上游的重要门户和传导枢纽。特别是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建设工程实施后,其作为长江中上游地区最直接、最便捷、最经济的出海通道和上海国际航运中心重要支撑的地位和作用更加显现。

  不过国家发改委国土所原所长徐国弟认为,武汉在国家的中间,它对全国各地的联系比较方便,成本比较低。武汉虽然介于内陆,但是借用长江的优势可以变成准沿海的区位,通过长江,它可以出海,也可以向里边走,利用长江向西向东的优势。

  而南京本次未获得国家发改委确定的长江航运中心的定位,也是事出有因。“南京和宁波可以辅助上海,作为副中心。上海已经是一棵大树了,已经是整个区域的中心,也是长三角的中心,但是作为航运中心,航运平台、贸易中心都应该在上海。” 徐国弟说。

  湖北、武汉收益或有限

  过去30多年的改革开放,使得沿海省份快速发展,比如1978年全国经济总量第五、第十名以后的广东、浙江,经济总量快速上升到长期全国第一、第四。湖北、武汉能否依靠长江经济带建设,实现全国位次快速提升,仍待观察。

  目前湖北经济在全国第十名左右,与改革开放初期基本一致。但武汉在全国城市经济总量排名中只是第十位左右,与上个世纪80年带全国第四的情况不可同日而语。

  根据了解,武汉在1985年、1986年分别被沈阳和广州超过,此后苏州、深圳、无锡等地也超过了武汉。整个湖北经济目前全国也在10名左右。

  尽管国家启动长江经济带规划,湖北和武汉将重拾大的发展机遇,但湖北社科院副院长秦尊文认为,广东经济太强,地区生产总值已经有5万多亿,是内地省份的数倍。内地省份想超越几乎没可能。原因是,过去多年发展太快。

  而武汉很难恢复到民国时期的水平。当时汉口作为直辖市,人口有90多万,仅仅次于上海,如果加上汉阳和武昌,武汉经济比上海强。

  现在武汉人口和经济只有上海的一半左右。同时重庆作为直辖市,腹地有8万平方公里,人口3000多万,武汉面积和人口只有重庆的1/10、1/3。很难超越。

  “武汉在全国城市的经济位次还会升几个位,但是不会太大。”秦尊文说。

  目前武汉提出争取成为国家中心城市。国家给武汉的定位是,中部中心城市。国务院2010年批复的武汉城市定位是“中部地区的中心城市,全国重要的工业基地、科教基地和综合交通枢纽”,并无成为长江中游经济中心的提法。而重庆明确自己是长江上游经济中心,上海则是全国经济中心和国际金融中心,国际航运中心。

  而徐长乐认为,长江首尾都是直辖市,武汉迟早要成为直辖市,未来武汉发展前景可观。

  不过,秦尊文认为,武汉目前仍只是长江中游的航运中心,以及铁路货运中心。但是还不能算是全国的交通中心,因为武汉机场吞吐量还不如成都。至于直辖的可能性不大。“因为武汉直辖后,省会城市不好找。”

  area rugs led light led灯 siemens plc